首頁 中國改革論壇網 論壇網-國際論壇

                打造雙循環交匯點的海南自由貿易港

                時間:2021-11-03 08:44 來源:南方周末

                編者按:10月31日,第87次中國改革國際論壇“構建新發展格局中的海南自由貿易港”分論壇召開,中國(海南)改革發展研究院院長、中國特色自由貿易港研究院院長遲福林發表《打造雙循環交匯點的海南自由貿易港》演講,探討新發展格局下海南自由貿易港的戰略地位。

                中國(海南)改革發展研究院院長、中國特色自由貿易港研究院院長遲福林

                發揮獨特地理區位與政策制度優勢,積極吸引全球資金、人才、技術等生產要素,打造中國與東盟兩大市場的交匯點,是構建新發展格局下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的重大任務。

                首先,主要市場何在?第一,14億人消費大市場是突出優勢。

                一是14億人消費大市場是吸引境外企業、開拓國際市場的支撐和基礎。

                二是主要市場仍在國內。2021年上半年,海南新增企業7.77萬戶,其中外資企業僅995戶,占比1.3%。

                三是立足國內、走向世界。在區域政治經濟格局深刻復雜變化等多種因素疊加的背景下,國際市場存在不確定性,海南要緊緊抓住國內大市場帶來的重大發展機遇。充分利用自由貿易港政策優勢,服務于擴大內需的戰略需求,是海南自由貿易港的務實選擇。

                第二,發揮自由貿易港的政策優勢更好服務國內大市場的需求。

                一是服務于免稅購物需求。免稅購物是海南自由貿易港的突出優勢。2020年,在全球奢侈品市場銷售額下降23%的情況下,海南離島免稅購物銷售額同比增長103.7%,達到274.8億元;同時,免稅購物仍有較大市場空間。目前海南免稅購物滲透率僅為20%,與韓國50%的水平仍有明顯差距。若免稅購物滲透率達到30%以上,將超過韓國2019年的歷史峰值達到1600億元。若使免稅購物滲透率接近50%,海南將成為全球最大、最活躍的離島免稅購物市場。

                二是服務于醫療健康需求。當前國內醫療健康市場需求不斷增大。預計到2030年,我國居民醫療健康支出將達到17萬億元,但目前九成左右居民醫療旅游消費外流。海南要利用政策與生態優勢,打好醫療健康服務這張“王牌”。若到2025年,海南吸引30%左右的醫療健康消費回流,將形成400億美元的醫療市場。

                三是服務國際化教育服務需求。海南要加快國際教育創新島建設。若能吸引30%左右的境外留學生回流來海南接受國際教育,估計將帶來約30萬左右的留學生源。

                第三,封關運作要有利于服務國內市場。

                一是以高水平開放提升供給水平。新加坡在CPTPP中僅有29項(金融4項),香港在港澳自貿協定中僅有21項(金融5項)。建議對標新加坡、香港等,創新性落實跨境服務貿易負面清單管理制度。

                二是以“有效保障海南與國內市場的連通性”為目標設計“二線”。“二線高效管住”要以不降低與內地連通性為底線。例如,增設“二線”口岸,并實行“單一窗口”,通過實行差異化、精準化的監管,保障封關運作后海南與內地貨物、人員、交通工具、物品等自由便利流動。

                其次,連接國內國際市場的重點何在?第一,重在打造與東盟市場的聯結點。

                一是建立區域性知識產權交易市場。支持在海南適用《新加坡公約》等國際高標準知識產權保護規則,建立區域性知識產權交易所,吸引東盟國家知識產權在海南開展定價、交易、融資等服務,并推動知識產權在海南或內地成果的轉化。

                二是建立區域性碳交易市場。通過建立海南碳匯交易市場,加強與國際碳匯交易市場的合作,助力區域內綠色發展。

                三是建立區域性航運交易市場。建議對標新加坡管理服務標準,在洋浦籌建集航運資訊、航運交易、航運金融等功能于一體的泛南海航運交易所;打造航運服務要素集聚平臺,重點發展航運金融、航運信息服務、船舶交易、海事訴訟與仲裁等高附加值環節,構建高效的現代航運服務體系。

                四是籌建區域性金融市場。一方面,利用“支持符合條件的海南企業首發上市”政策,盡快出臺行動方案;另一方面,利用“探索開展跨境資產管理業務試點”等政策,盡快在海南開展個人跨境財富管理試點,建立區域性離岸財富管理中心。

                第二,打造中國與東盟的產業聯結點。

                一是在海南建立面向東盟的熱帶農產品保鮮、加工、儲藏、出口基地。

                這要求海南充分發揮“原產地政策”優勢。通過“零關稅”和“原產地政策”進口東南亞國家的農產品在海南進行精深加工,使產品增值30%以上再免關稅進入內地;其次,利用海南自貿港低稅率政策。吸引國內外龍頭企業建立一批集加工、包裝、保鮮、物流、研發、示范、服務等相互融合和全產業鏈的農業產業化項目;然后,海南還應該擴大稅收優惠政策范圍。將農業等納入“新增境外直接投資取得的所得,免征企業所得稅”政策適用范圍,并延長政策實施期限;最后,要加大對企業“走出去”的支持力度。對到東盟開展農業種植、資源加工等投資成本高、建設周期長、風險大的企業,給予一定的財政貼息或一次性財政資金支持。

                二是建立面向東盟的雙邊、多邊旅游經濟合作網絡。加快三亞國際郵輪母港建設。創造條件,盡快開通面向東盟國家的郵輪航線,打造泛南海旅游合作圈;另外,建議率先與東盟島嶼地區開展郵輪旅游合作。在疫情穩定的情況下,推動實現客源共享和互送、郵輪航線的聯合營銷、郵輪旅游危機管理合作、人員入境相互免簽、旅游人才聯合培養等,構建雙邊多邊旅游合作網絡。

                三是探索建立數字自由貿易區。充分發揮海南自由貿易港政策優勢,引導國內互聯網企業在海南同東南亞國家共同建立跨境“數字自由貿易園區”“數字經濟合作園區”“智能制造合作園區”等,開展數字技術、數字基礎設施、數字服務等項下的自由貿易;建立面向東盟的數據交易所。開展數字版權確權、估價、交易、結算交付、安全保障、數據資產管理等服務,打造面向東南亞的數據定價交易服務中心。

                第三,打造中國與東盟人員往來聯結點。

                一是適時引進菲傭。在海南率先引入菲傭等技能型外籍勞工,為國際為國際化人才和海南中高收入家庭提供優質家政服務。

                二是在海南率先探索開展職業技術移民積分制。開設面向東南亞國家的來華留學生學習、實習、就業綠色通道。

                三是探索建立海南自由貿易港與東南亞智庫聯盟,推動實現民間交流長期化、機制化。支持海南自由貿易港智庫與東南亞國家智庫的交流合作,探索建立海南自由貿易港與東南亞智庫聯盟,開展合作研究、合作研討、學術互訪、訪問研究、研究人員交流等。

                最后,雙循環連接點的突出矛盾何在?第一,在全島封關運作前盡快推進自由貿易港政策落地生效。

                一是拓展“零關稅”政策適用范圍。率先對標我國在RCEP中的關稅減讓表,研究細化“零關稅”清單;推動日用消費品“零關稅”正面清單盡快落地實施。

                二是創新實施所得稅政策。例如,對總部設在海南,主要業務在東盟國家的相關企業人才,將其在東盟國家開展商務活動的時間視為在海南居住時間,享受最高不超過15%的個人所得稅政策等。

                三是借鑒RCEP原產地規則推進加工增值貨物內銷免關稅政策創新。適時將加工增值貨物內銷免征關稅政策由洋浦保稅港區拓展到洋浦開發區全域;允許某些加工增值達不到30%但在海南使用了高新技術或關鍵工藝的產品,以“零關稅”進入內地;爭取支持將研發設計等生產性服務環節納入加工增值范疇等。

                第二,形成有利于打造國內國際市場連接點的市場環境。

                一是盡快取得國際化服務體系建設的實質性進展。政策是前提,服務是核心。服務體系建設滯后成為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的突出掣肘。要加快推進各類交易服務市場建設,逐步形成以金融為重點的國際服務平臺;加快完善以仲裁為重點的多元化商事糾紛解決機制,構建以公正、高效、權威為特征的法律服務體系;以會計審計、信用評級、投資咨詢為重點加強國際化專業化服務供給,增強海南自由貿易港對區域總部企業的吸引力等。

                二是建設完善的公平競爭市場環境。海南要建設對標CPTPP加快形成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例如,強化競爭政策的基礎性地位,研究形成競爭中性的制度安排,大幅減少地方政府干預資源配置的范圍和幅度,在要素獲取、準入許可、經營運行、政府采購和招投標等方面,對各類所有制企業平等對待;明確壟斷企業在開展商業活動時,不得妨礙公平競爭原則;建立完善與國際接軌的產權保護與知識產權保護規則,對侵犯產權與知識產權行為的懲治做出具體規定;形成包含破產保護在內的全生命周期產權保護的法律安排。

                三是加快建立以法定機構為主體的行政執行系統。

                第三,在重點服務貿易領域率先實現市場連接的重要突破。

                一是爭取將海南打造成為中日醫療健康合作區。在海南建設中日醫療健康合作區,并與日本共建醫療健康合作區,對已在日本通過標準評估的藥品與醫療器械,可自動獲得認證,無須開展臨床試驗直接在海南使用;開展健康服務標準制定合作。實現與日本健康服務行業管理標準、規范化技術和程序及市場監管執法標準的直接對接;實現海南與日本藥品、器械、設備、人員等要素的自由流動;充分利用博鰲樂城醫療旅游先行區特殊政策、加工增值貨物內銷免征關稅政策等,盡快開展中高端藥品、器械、設備等生產合作。

                二是建議與香港聯手共建免稅購物產業鏈、供應鏈。海南可以引入香港免稅商品質量安全管理體系與消費者保護制度體系。實現瓊港免稅商品的快速通關、監管互認、聯合采購、合作營銷等;也可以與香港聯手共建以中高端免稅商品為重點的國際消費品交易中心。

                三是建議建立海南-新加坡服務貿易全面合作區。一方面,要建立與新加坡接軌的服務業管理標準體系。制定面向新加坡的“單向標準資格認可清單”,在明確底線標準的前提下,在醫療、健康、教育、金融、旅游等領域實現與新加坡管理標準、資格認定的全面對接;另一方面,在城市規劃、港口運營、人才培養等領域盡快形成具體合作項目清單。支持海南重點園區同新加坡相關自由貿易園區通過委托經營、合作管理等方式開展戰略合作。

                首頁
                相關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