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中國改革論壇網 論壇網-專家觀點 專家綜合

                常修澤:中國東北轉型通論·前言

                時間:2021-07-31 09:15 來源:莫干山研究院

                編者按:

                為貫徹落實中央關于“推動東北振興取得新突破”的精神,莫干山研究院夏季論壇將在東北吉林省延邊舉行。恰好,我院學術委員會聯席主任常修澤教授承擔的國家十三五重點出版規劃項目(也是國家出版基金項目)《中國東北轉型通論》一書(37萬余字)公開出版發行。近日,《遼寧政協》雜志全文轉發了這部書的前言。本院公號現將前言并附全書目錄,一并轉發,供讀者閱讀參考。

                當我構思這部著作的前言時,腦海中突然冒出詩人艾青在《我愛這片土地》中的名句:

                “為什么我的眼中常含淚水?

                因為我對這片土地愛得深沉……”

                我不是東北人,但從自己在山東老家的經歷得知,在千千萬萬個“闖關東”鄉親的血管里,流淌著和我一樣的血液;

                我不是東北人,但從1979年參加國務院財經委員會“東北結構調查組”從而展開第一次黑龍江70天調查始,40多年間先后到東北三省調研和講學達80余次(平均每年2次左右,僅20世紀90年代前5年為南開大學在長春舉辦的五期“經濟學研究生班”教學科研就去20余次);

                我不是東北人,但從2003年起應聘擔任東北大學兼職教授和博士生導師——就是在這所由“東北少帥”張學良將軍創辦的大學里,在17年的歲月中與東大師生和遼寧眾多朋友結下深厚情誼;

                我不是東北人,但從2013年起就選定長白山區的延邊朝鮮族自治州安圖縣二道白河小鎮作為自己退休后的居住地之一。特別是 2015 年擔任中國東北振興研究院專家委員會副主任之后,共謀振興的責任更使我像長白山的松樹一樣,深深地扎進東北的白山黑土大地,以至我一直把長白山特有的“美人松”作為自己微信朋友圈的標記。

                ……

                就是這些緣分,使我把自己當成一個地地道道的“新東北人”。也正因為此,為了我熱愛的鄉親,我要用情分和理性,去探尋東北的轉型。這本書,就是探尋的結晶。

                國內有部電影叫《致青春》,我青春已過?;蛟S,這本書可以看作我的《致東北》吧。

                是的,這是一部試圖以21世紀“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為戰略思維,探討和闡述中國東北全面轉型、尋求“新變局”的學術著作,是自己作為一個研究者40年來特別是近年來,對東北深度調查研究和理論探索最新凝結的結晶。其著力點在于瞄準“現實”和“未來”,定位為一部以“東北轉型之新思維”,是對現實的審視之作和對未來的探索之作。

                首先我要自豪地申明:我們的東北不僅是老工業基地,而且是中國農業、資源、科技、人才的聚集地。如果把整個國家圖形看成“金雞”的話,中國東北就像是“金雞”昂起的“頭顱”。

                然而,由于種種原因,昂起的“金雞頭顱”卻有些低落,以致被官方和民間媒體稱為“東北銹帶”。筆者認為,這是很值得關心東北的朋友認真研究的。

                正是在對現實的審視和探索基礎上,自己逐步形成并嘗試性地提出了“東北轉型新思維”的“三重銹帶”突破說 。

                “銹帶”說,雖然是受國際上通行的“鐵銹地帶”一詞的啟發,但筆者賦予其獨特的內涵,屬于一種消化吸收后的“再創造”。

                如東北許多朋友所熟知的,“鐵銹地帶”一詞在國際上是指衰落的資源性城市或工業基地,如英國的伯明翰、美國的底特律、德國的魯爾和法國的洛林地區等。這是一個“中性”的經濟范疇或概念,沒有制度的屬性。與國外上述“衰落的資源性城市或工業基地”相比,中國的東北地區雖有某些相似之處,但并不完全相同。

                根據自己的初步研究,國外的“鐵銹地帶”主要“銹”在資源枯竭和產業上,即所謂“衰落的資源性城市或工業基地”。而在東北,除人所熟知的此種“生銹”外,還多了其他。當然,究竟“銹”在哪里,人們有不同的認識,這是正常的。我愿意以此書為依據參與討論。

                本書認為,東北不僅表現為“增長的銹帶”(這是各方面多有議論的),而且從深層看,還具有“體制的銹帶”“結構的銹帶”“文明方式的銹帶”特征。這就意味著,完整意義上的“東北轉型”,實質包含了“三位一體”的理論含義:走出僵化體制的“銹帶”,走出板結封閉結構的“銹帶”,走出非現代性的文明方式的“銹帶”。而這三個命題,正是我40年來潛心挖掘、努力破解的癥結之所在。

                起于1979年的東北改革開放,特別是新世紀開始以來的東北振興,不僅是東北地區發展史上的攻堅戰,也是整個國家發展史上的攻堅戰之一。這場攻堅戰打得十分艱苦。它既不固守(而且有所突破)效法蘇聯當年在東北首先建立,而后擴展至全國的根深蒂固的計劃經濟體制、扭曲的經濟結構和粗放的經濟模式,也不簡單照搬歐洲如英國伯明翰和德國魯爾等地擺脫“鐵銹地帶”單向度的“產業接續”模式,而是基于中國東北自身的特殊而復雜的矛盾,從經濟、社會、文化和生態等方面的一種全方位轉型的探索。

                經過40多年的歲月,東北的改革、開放和發展已經取得不小成績,也確有若干經驗可循。但是,這期間也經歷了太多的挫折、太多的起落,以致今天仍“在困境中拼搏”。聽一聽底層的心聲:東北的老百姓對此是不開心的。

                面對中國和世界百年未有之變局, 東北——我們的大東北,如何實現轉型, 從而真正振興起來,以創造新的格局, 不只是東北(包括東北三省和內蒙古自治區東五盟、市)1.2 億人民的心愿,也是全國14 億人民的心愿,更是東北亞地區多國人民的期盼。書中“走出三重銹帶”的方略正是筆者研究東北“在困境中拼搏”所獲得的思想成果。

                本書立足現實,面向未來,試圖探討和回答五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面對世界和中國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我們該用什么樣的“東北觀”來觀察東北的戰略地位?書中闡述了自己的“大三觀”,即:第一,在縱向上,用“大歷史觀”觀察;第二, 在橫向上,用“大格局觀”觀察;第三, 在內向上,用“大角色觀”觀察。研究東北,用此“三觀”觀之,是一種嘗試。我在努力尋求一種“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的精神境界。

                第二個問題:審視現實,東北究竟存在什么內在矛盾?或者說,所謂“東北病”究竟“病”在哪里?書中基于多年調查,講述了自己的“把脈”結果—— “體制病”“結構病”“文明方式病”。正是基于這種把脈,才提出了“突破三重銹帶”的主張。

                第三個問題:面對紛繁復雜的東北問題,我們該認定什么樣的“戰略根基”、采取什么樣的“行動策略”?書中闡述了筆者“扎根人本 、 全面轉型、突出重點、精準發力”的“16 字訣”,強調東北轉型的戰略根基在于謀求“每個人的自由發展”,在此戰略導向基礎上, 實施全面轉型,突出重點,精準發力。其中,“精準發力”含有“私人定制” 之意,為后面埋下“伏筆”。

                第四個問題,觸及核心命題:在新時代我們該轉型出“什么樣”的東北? 書中系統闡述了筆者的“五個新東北” 的構思,即:

                (1)在所有制結構上,針對東北“國有經濟缺乏活力,民營經濟不大不強” 的實際,提出打造“國有經濟增強活力、民營經濟做大做強”的東北; 

                (2)在資源配置機制上,針對東北 “婆婆干預過多、市場化程度低”的實際,提出打造“‘婆婆’減少干預 , 讓市場經濟‘媳婦’當家做主”的東北; 

                (3)在對外開放上,針對東北“封閉、狹隘”的實際,提出構建“面向東北亞及世界,打造開放新前沿”的東北; 

                (4)在新舊動能轉換上,針對東北新動能不足的實際,提出實行 “大四新”方略,打造“鳳凰涅槃”的東北; 

                (5)在生態保護和可持續發展上, 針對東北“‘竭澤而漁’,后患已見” 的實際,提出以“天地人產權論”為理論支撐,打造“天地人生命共同體”的東北。

                第五個問題,針對東北的思想實際, 東北的思想解放,究竟要從哪里解放出來?書中提出“思想的三個解放”,即從計劃束縛、行政依附和封閉老路三個方面解放出來,這是問題的根本。

                本著上述思路,全書設五篇十章及附錄。

                第一篇,總論篇,共設三章,提出問題并確立本書的基調。第一章,開門見山,首先提出東北轉型新思維——“三重銹帶”突破說。接著,述說自己的長期思考與積淀,40 年持續調研與情緣, 旨在揭示“三重銹帶”突破說的思想來源,即第二章。這一章是全書論述的根基,富有厚重感。第三章,用大歷史觀、大格局觀、大角色觀重新審視東北,最后得出結論:全面轉型與精準發力。

                第二篇,體制轉型篇,基于突破兩大方面的體制障礙需要,設兩個重點章。第四章“突破所有制結構的‘銹帶’”, 闡述國有經濟如何“增強活力”、民營經濟如何“做大做強”以及混合所有制改革“如何融合”的“三線推進”方略。第五章“資源配置”強調減少政府“婆婆” 的干預,讓市場經濟“媳婦”當家做主。這兩章是重點大章,盼能為東北轉型奠定比較堅實的“共同經濟基礎論”的產權基礎和“市場決定論”的運行基礎。

                第三篇,結構轉型篇 ,設兩章—— 一外一內。第六章,對外,是面向東北亞及世界的“東北開放前沿論”,旨在打破封閉的外部結構。第七章,對內, 用“大四新”理論推動新舊動能轉換 , 旨在打破板結的內力結構。

                第四篇,文明方式轉型篇,設兩章。第八章,論述突破“官本位”束縛與契約精神的“補課”,這是文明方式轉型的核心命題。第九章,論述由“工業文明” 向生態文明轉型,構建“天地人命運共同體”,旨在推動東北邁向一種新的文明——生態文明。

                第五篇,即結論篇,亦是第十章, 為全書落腳點: “ 三興” 東北與“金三角”支撐 ,使本書提出的體制、結構和文明方式轉型能夠真正落地,防止“懸空”。

                書后附錄,收錄有關文獻史料,供讀者研究之用。

                筆者在寫作中用“四個力求”來鞭策自己:

                第一,觀點力求盡量“新”一點。本書嘗試提出了幾個新觀點,比如:關于突破“三重銹帶”的觀點,關于用“大三觀”即大歷史觀、大格局觀、大角色觀觀察東北戰略地位的觀點,關于東北轉型的戰略根基是謀求“每一個東北人的自由發展”的觀點,關于新階段打造“五個新東北”觀點,關于政府 、企業家、民眾“三角支撐”觀點等。

                第二,挖掘力求盡量“深”一點。東北經濟的這池水很深很深。盡管筆者從1979年至2020年40余年間,到東北已經超過80次,但是迄今依然感到“深不可測”。從表象來看,東北的問題是經濟“塌陷”問題,但是增速下滑只是表面現象而已。透過表象往下挖,第一層是經濟發展方式的粗放問題;再往下挖,第二層是封閉型結構以及失衡的產業結構問題;再往下挖,第三層是根深蒂固的僵化制度(體制)問題;再往下挖,第四層是東北的文化社會問題,包括文明形態的滯后、“賄選案”背后的社會生態以及“權力本位”的政治環境等。然而,若簡單地說東北人“思想落后”也不符合實際。中國東北人,似乎并不缺乏“沖決羅網的力量”,缺的是“沖決羅網力量”所賴以存在的體制。

                第三,方略力求盡量“準”一點。本書研究的是中國東北,不是中國西北,也不是中國華北,更不是中國東南或華南。東北,你是誰?你從哪里來?你現在怎么樣?你要到哪里去?這些都有獨特的矛盾和問題。本書按照恩格斯關于研究問題和寫作瞄準“這一個”的論述,重在強調“私人定制”的立意,著力提供適配東北特殊區情的東西,力求“對癥下藥”。比如,書中提出東北國企重在“增強活力”而非“做大比重”的方略;在混改中以“異性戀”為主旋律、以“同性戀”為協奏曲的方略;在開放中圖們江地區可采取“手臂延長”和打造“長白山西麓經濟帶”的方略;在新舊動能轉換中,實行“鳳凰涅槃”和“騰籠換鳥”的“兩鳥”方略;在生態保護中的“兩變(資源變資產、資產變資本)”方略,等等。筆者力求使建議具有可操作性。

                第四,語言力求盡量“活”一些。東北人的語言天賦是被各地公認的,民間的“東北話”(不包括官場)極少有“黨八股”的味道,這是頗為令人樂道的。筆者受東北朋友的啟發,力求保持活潑的話語模式和語言風格,盡量有哲理、有文采。倘如讀者發現某些地方有令人生厭的“黨八股”遺風,請您向出版社或筆者提出,或者干脆自行把它撕去,毫不足惜。

                最后,想說一個關鍵字“飛”。

                筆者在1980年公開發表第一篇研究東北的文章,題為《長期并存 比翼齊飛》(1980年5月9日《人民日報》理論版),這里的關鍵字是一個“飛”字。

                1985年,筆者協助遼寧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全國中青年經濟科學工作者改革討論會優秀論文集,題為《騰飛的構想》,關鍵字也有個“飛”字。

                這次本書提出打造一個“鳳凰涅槃,浴火重生”的東北,同樣暗含一個“飛”字。

                QQ截圖20210730111516

                這部拙著,寄托了自己渴望東北“突破”、渴望東北“起飛”的希望。倘若東北果真像一只“涅槃”的鳳凰,在“浴火”中獲得“重生”,進而能夠展翅 “飛翔”,筆者也就不枉幾十次東北之行和辛辛苦苦寫作本書了。

                2019年4月11日于??趯<夜ⅲㄒ桓澹?/span>

                2019年6月22日于北京書房(二稿)

                2019 年8月4日于吉林二道白河小鎮(三稿)

                2020年5月15日于北京書房(四稿)

                2020年9月5日于吉林二道白河小鎮(五稿)

                2020年10月27日于北京書房(定稿)

                2020年12月15日于??趯<夜ⅲㄈ彾ǎ?span class="ico-logo"> 

                首頁
                相關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