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中國改革論壇網 論壇網-社會改革 論壇網-社會總論

                蔡昉:人口紅利消失后,如何拓展中國的比較優勢?

                時間:2020-11-09 09:52

                摘要:當前,面對勞動力比較優勢逐漸喪失的局面,既要從供給側應對潛在增長率下降的挑戰,也要從需求側保障潛在增長率的實現,拓展新的比較優勢,加快形成雙循環新發展格局。

                10月31日,以“面向新百年的‘十四五’規劃”為主題的第十五屆清華大學公共管理高層論壇在京舉行。中國社會科學院副院長蔡昉做題為《以拓展比較優勢形成“十四五”期間的新發展格局》演講。他指出,中國在改革開放過程中遵循了比較優勢原則,利用豐富的勞動力贏得國際競爭力。當前,面對勞動力比較優勢逐漸喪失的局面,既要從供給側應對潛在增長率下降的挑戰,也要從需求側保障潛在增長率的實現,拓展新的比較優勢,加快形成雙循環新發展格局。

                以下為演講實錄節選:

                對中國來說,過去40年既是改革,也是開放。這40年,其實我國有一些得天獨厚的條件,當時中國正趕上世界經濟進入一個新的全球化時期,一個特殊的時期。這個特殊的時期是什么?就是世界貿易回歸比較優勢。

                90年代開始,中國積極申請加入世貿組織,世界上一些國家也紛紛地從計劃經濟轉向了市場經濟并對外開放。因此,世界上一下子涌現了大量的低廉勞動力。因此,這個時候貿易開始回歸比較優勢,使便宜的勞動力和便宜的資本進行交換。

                中國勞動力比較優勢逐漸消失

                中國在對外開放的過程中,充分利用了這一輪全球化的好處,發揮了我國的比較優勢,將勞動力比較優勢轉換成國際市場上的競爭力和制造業的地位。

                然而,在2010年的時候,勞動年齡人口到達了峰值,之后開始下降。因此,我國的比較優勢轉變了。勞動力比較優勢逐漸喪失,主要原因是由于我國的比較優勢來自人口紅利。下一步,我們看看人口紅利是怎樣的?

                ▲第十五屆清華大學公共管理高層論壇直播截圖

                ▲第十五屆清華大學公共管理高層論壇直播截圖

                藍色的數值部分表明我國15-59歲的勞動年齡人口在2010年達到峰值,之后逐漸下降。下降以后,將給供給側帶來沖擊,也就是有利于經濟增長的條件發生了變化。

                除此之外,大約在2025年-2030年之間,我國的總人口將會到達峰值,自此之后將迎來人口的負增長或減速。它也會對需求側產生沖擊。

                但是比較優勢也可以動態變化。當某個資源稟賦變化之后,自然會根據變化的情形將新的具有優勢的稟賦凝聚到產品中,這就是動態變化。隨之帶來的則是產業升級和換代,與此同時,可以形成三個比較優勢的拓展版本。

                拓展版之一:從產品貿易到價值鏈貿易

                目前,全球的國際貿易大約三分之二以上已經通過價值鏈進行,即從產品貿易變成了價值鏈的貿易。價值鏈貿易帶來的好處是,讓很多發展中國家甚至是不具有某種特定比較優勢的生產者或者國家,甚至一些中小企業有更多的機會進入到價值鏈。因為價值鏈可以容納從高到低各個環節、各個不同要素稟賦、不同技術水平,甚至不同發展階段都可以滲透進去。

                2

                尤其是對中國來說,我國的工業體系是全世界唯一最完整的,這意味著我國在這個價值鏈的每一個環節都能夠找到屬于自己的地位。由此,我國產業、技術和生產要素的滲透力會大大地加強,這是我們需要拓展和加以利用的一個新比較優勢。

                拓展版之二:“雁陣模型”從國際到國內

                早期日本是世界制造業中心之一,它的勞動力比較優勢喪失之后,逐漸將勞動密集型的產業轉到亞洲四小龍、東盟以及我國沿海地區,形成了一個像大雁飛行一樣的軌跡,叫“雁陣模型”。

                過去的“雁陣模型”都是從國際貿易和國際外商直接投資的角度講的,但對中國來說有新的特點。中國是一個大國,區域之間資源稟賦、發展階段有差異,生產要素的相對價格也有差異。因此,在國內也會形成區域間的比較優勢。這意味著過去在國際上盛行的“雁陣模型”,在中國就變成了“國內版雁陣模型”。隨著中國經濟跨越劉易斯轉折點,勞動力短缺在沿海地區更為突出,導致勞動密集型制造業最先失去比較優勢。中西部地區恰好具備了迎接產業轉移的條件,形成“國內版雁陣模型”。

                3

                值得指出的是,“國內雁陣模型”不是單向的。未來我們制造業向中高端發展,特別是在價值鏈貿易發展趨勢下,原來的發達地區可能還會重塑新的制造業優勢,也可能靠聚集效應再把產業地位重新爭奪回來,給我們的是有來有去的“國內雁陣模型”。

                拓展版之三:從關注供給側到關注需求側

                按照李嘉圖的理論,雙方為什么會進行合作?因為雙方的生產要素是互補的。2019年中國人口占世界人口的18%,中等收入群體2017年已超過4億人,這些越來越成為合作中的重要考量。超大規模的市場對我國來說是一個機遇,對潛在合作者也十分重要。

                2019年中國GDP占全球的16.3%,而最終消費僅占全球12.1%。也就是說最終消費的比重和我國的GDP比重差四個百分點的差距。不得不說,中國消費潛力是巨大的。

                4

                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明確提出要加快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并作出重大工作部署。新發展格局需要我國內需與外需統籌考量,相互促進;國內循環與國際循環統籌考慮,相互促進;供給側改革和需求側政策調整統籌考量,相互促進。

                所以說雙循環不是封閉起來搞循環,恰恰是將我們自己的國內大循環搞起來,并通過三種比較優勢的拓展,以達到更好、更高水平的對外開放。

                來源:新華網思客綜合

                監制:唐心怡

                編輯:舒克凡

                校對:馬宇聰

                首頁
                相關
                頂部